界首新闻 首页> 国际> 正文

跟人类无关的化石是文物?辽宁“化石”案惹争议

2019-10-04 06:17:52
  

  4月20日,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新华分局案件大队原副大队长徐磊完成了给辽宁高院的《再审申请书》,请求改判自己无罪。他准备寄出的证据还包括朱丽清的判决书、最高法《刑事审判参考》第84集和2011年第1期《判例与研究》杂志。

  这两本书中都有珠海朱丽清化石案中对辽西距今6700万年至2.3亿年前期间的白垩纪鸟类化石不是文物的定性。

  不过,2016年1月,在辽宁省本溪中院的终审裁判中,包括徐磊在内的92名被告人分别构成盗掘古脊椎动物化石罪、倒卖文物罪。总刑期268年1个月27天,并处以总金额达4143.6万元的罚金。

  “卖同样的古脊椎动物化石,为何在中国南方和北方的判决定性不同?”徐磊这样对红星新闻说,他对此相当不解。

  目前,有超过40名被告人在进行申诉,他们认为,这是一桩极其荒唐的乌龙大案。

数十位被告人及其家属正在努力申诉,此为其中部分人合影
数十位被告人及其家属正在努力申诉,此为其中部分人合影

  案发

  以盗掘古脊椎动物化石罪、倒卖文物罪

  94人被提起公诉

  2012年6月5日,辽宁省公安厅接到辽宁省国土资源厅报案,指令本溪市公安局调查辽西翼龙化石出现在山东一家博物馆的事件。对此,本溪市公安局成立了605专案组。

  辽西地区是世界门类最齐全的古生物化石群“热河生物群”的所在。这里发现了晚中生代由20多个门类、千余物种组成的古生物种群,包括动物界的鸟类、爬行类、两栖类、鱼类、哺乳类、腹足类、双壳类、叶肢介类、介形类、昆虫类;植物界的楔叶类、真蕨类、苏铁类、银杏类、松柏类、被子植物类等,几乎涵盖了所有现代生物门类的祖先。其中有保存最好的早期哺乳动物张和兽的骨架;有改写被子植物起源史的地球上第一枝“花”——距今1.45亿年的“辽宁古果”;有世界上第一批从恐龙向鸟类过渡的动物化石——中华龙鸟、原始祖鸟和尾羽鸟;有保存最完整的早期蛙类化石……

张和兽化石 图据网络
张和兽化石 图据网络

  2014年,英国《自然通讯》刊登的最新研究成果显示,辽西化石群形成于一次猛烈的火山爆发。这些动物、植物就像庞贝古城一样,被完整埋葬在火山灰中,动物还保留了垂死挣扎的状态。

  605专案组在暗中调查半年后,于2012年12月4日突然行动,开始抓捕。

  发掘出翼龙并卖给山东那家博物馆的朝阳市北票鸟化石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处管护队队长李海山首先被抓,此后,朝阳市陆续又有93人被抓捕、被省公安厅纪委移送和主动投案。这些人包括管理处职工、农民、工人、警察、化石店主等。

  2013年7月26日,本溪市平山区检察院以被告人李海山、孙国清等94人分别以盗掘古脊椎动物化石罪、倒卖文物罪,提起公诉。辽宁省高院指定本溪市平山区法院管辖此案。2013年10月28日至31日,平山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审理场面极为“壮观”:检方派出了4名公诉人;到庭参加诉讼的被告人有93人,辩护人多达52名,起诉书达66页。

  公诉人当庭指控了多达110余宗犯罪事实,指控李海山、孙国清、李阴芳、赵永山等30人盗掘国家保护的具有科学价值的古生物化石;指控李海山、刘存余、陈羽等68人倒卖具有科学价值的古生物化石,将479件原白鲟、鹦鹉嘴龙、纤细盗龙、孔子鸟、满洲龟、翼龙等化石分别卖给山东诸城恐龙博物馆、山东天宇自然博物馆、辽宁本溪地质博物馆、内蒙古二连浩特博物馆、河南省地质博物馆、一些个人以及待出售。

本溪警方收缴的古生物化石名单(部分)
本溪警方收缴的古生物化石名单(部分)

  此案延至两年之后的2015年8月26日,才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书长达200多页。本溪市平山区法院认定92名被告人分别构成盗掘古脊椎动物化石罪、倒卖文物罪。92名被告人的总刑期长达268年1个月27天(其中刑期在十年以上的6人,另有多人被判处缓刑或刑期在判决之日结束),并处的罚金总金额达到4143.6万元。法院还没收了11台作案车辆。

  收到判决后,36名被告人提起了上诉。本溪中院未开庭审理,于2016年1月28日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本溪中院的驳回申诉通知(左)和得到其认可的一审判决书(右)关于化石级别与文物级别是否对等的判断自相矛盾

  本溪中院的驳回申诉通知(左)和得到其认可的一审判决书(右)关于化石级别与文物级别是否对等的判断自相矛盾

  审理

  审案过程中2人死亡

  很多被告人均不服

  办理了这么一起史无前例的特大文物案,照理说值得大书特书、广泛宣传,但是,搜遍互联网却找不到有关此案的新闻报道。多名该案被告人及家属告诉红星新闻,相关机关不敢披露此案,在于办案中死了人。

  如前所述,本溪市平山区检察院起诉了94人,获罪的有92人。那么另外2人呢?

  平山区法院称,在审理该案期间,涉嫌贩卖的被告人钟贺岗(53岁)在取保候审期间因患肝癌,经医治无效,于2013年10月12日死亡。涉嫌盗掘的被告人赵永山(50岁)在羁押场所于2013年11月7日死亡。

  对于赵的死亡,法院方面称系因急性心梗,经医治无效。刘海田、刘存余等几名同案犯告诉红星新闻,农民赵永山一直有病,数次提出保外就医,开庭受审时都需要两人扶着,气都喘不上来了,审判长还让法警出去买药给其服用,但法院仍不准许其取保,赵最终死在了看守所。赵永山死亡后,对此负有责任的方面给赵家赔偿了数十万元了事。

本溪市公安局警犬基地,十余名被告人指出自己曾被关押在此处
本溪市公安局警犬基地,十余名被告人指出自己曾被关押在此处

  现年45岁的双下肢残疾人高国辉也是被告人之一。“指控我卖了几只鸟化石。第一我并没卖,在那儿放着;第二那是攒的,多种化石拼凑起来的,根本就不是真的,能有什么保护价值?”此案中,高国辉属于被判得最轻的之一,他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2.7万元。

  “开庭的时候,法官对我们施加压力,不准辩解,并限定律师辩护时间,每个律师只给5分钟。有的被告人进行辩解时,检察机关就取消其投案自首情节。”徐磊说。

  前述被告人均不服生效裁决,先后进行了各种申诉,在一份写给国家信访局的情况反映信上,有31名被告人或被告人家属签名。红星新闻今年3月初在朝阳市见到了其中的15人。在他们的一个微信群里,已有包括第一、第二、第三被告人在内的40人要求启动案件再审。

  巨额罚金让很多家庭倾家荡产。

  根据2012年4月25日《辽沈晚报》报道,农民李阴芳1996年挖坑种树挖出中华龙鸟化石,轰动全世界,基本解决了100多年来困扰世界的鸟类起源问题。但李阴芳如今也在申诉者中,他被以盗掘古脊椎动物化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爸爸现在沈阳造化监狱服刑。下监时让签认罪书,他不签。2月份我去探视,他还说要想办法申诉。”李阴芳的女儿李冬伟告诉红星新闻,化石都是在种地、植树时偶然发现的,最终由国家收藏。

这三份法律文书让92人获刑268年,并被处以4100余万元罚金
这三份法律文书让92人获刑268年,并被处以4100余万元罚金

  焦点

  涉案化石到底是不是文物?

  最高法编写同类案参考“非文物”

  为什么这么多被告人要求改判自己无罪?

  这个案件的焦点在于:距今亿年级别的侏罗纪、白垩纪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到底是不是文物?

  文物是做为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遗留下来的,由人类创造或者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有价值的物质遗存的总称。那么,年代久远且与人类活动无关的动植物化石是文物吗?

  被最高法收作判例并附指导意见的广东一则判例显示:并不是。

  2009年,在辽宁省朝阳市做化石生意的朱丽清以假名将一香港买家欲购买的一块鸟类化石(商定价格为1.1万元)发往珠海。林某接收后帮其以假名托运澳门,后被海关查获,朱被抓获。经鉴定,该化石属距今6700万年至2.3亿年期间的白垩纪鸟类化石。

  珠海市检察院以朱丽清犯走私文物罪,向珠海中院提起公诉。朱辩称,其认为卖的是工艺品,不知道卖的是化石。其辩护人辩称:本案所涉化石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文物”;鉴定报告形式和内容均不符合法律规定,不应作为定案依据;本案证据不足,建议宣告被告人无罪。

  珠海中院认为,朱丽清逃避海关监管,走私珍稀古生物化石出境,其行为构成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物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当。该院判处朱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宣判后,朱丽清提出上诉。广东高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系到“走私年代久远且与人类活动无关的古脊椎动物化石的行为如何定性”的朱丽清案,2012年被列入到最高法编写的《刑事审判参考》第84集,作为第744号指导案例发布。

  最高法有关此案的指导意见指出:古生物化石是重要的地质遗迹,它有别于文物,是宝贵的、不可再生的自然遗产。

  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文物的规定适用于具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柱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的解释》规定:“刑法有关文物的规定,适用于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柱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古脊柱动物化石也应根据此部门规章进行限制性解释。

  2006年文化部《古人类化石和古脊柱动物化石保护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古人类化石和古脊柱动物化石,是指古猿化石、古人类化石及其与人类活动相关的第四纪古脊柱动物化石。”这对“古脊柱动物化石”作了限制性解释。

  指导意见认为,对于时间久远而与人类活动无关的古脊柱动物化石,不适用于国家有关文物管理保护的规定。与人类活动有关的第四纪约开始于248万年前,而朱丽清案所涉是距今6700万年至2.3亿年期间的古生物化石,显然距离第四纪时间久远,与人类无关。所以,朱案所涉化石不属于刑法规定的“文物”。

  因此,徐磊告诉红星新闻,“我们涉案的辽西化石不是文物,而国家并没有倒卖化石罪。我也找过朱丽清本人。”徐磊认为,同一个国家不可能有两种刑罚标准。

  此外,2010年9月签发的《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第二条中明确界定“古猿、古人类化石以及与人类活动有关的第四纪古脊柱动物化石的保护依照国家文物保护的有关规定。”这也佐证了早于此时期的古生物化石不是文物。

《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第二条明确界定“古猿、古人类化石以及与人类活动有关的第四纪古脊柱动物化石的保护依照国家文物保护的有关规定。”
  《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第二条明确界定“古猿、古人类化石以及与人类活动有关的第四纪古脊柱动物化石的保护依照国家文物保护的有关规定。”

  《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第22条还规定,国家鼓励单位和个人将其收藏的重点保护化石捐赠给符合条件的收藏单位收藏。

  质疑

  40名申诉当事人称判得荒诞

  指出司法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均无资质

  40名申诉当事人认为,此案判得荒诞、荒唐,而且这94人甚至都互相不认识,也给并案判了。

  同时,他们还提出了几点质疑——

刘存余办有中国北票翼龙化石博物馆。他没想到,以妻子朱海芬的名义捐赠给河南省地质博物馆的朱氏莫干翼龙的化石,令妻子成为被告。

  刘存余办有中国北票翼龙化石博物馆。他没想到,以妻子朱海芬的名义捐赠给河南省地质博物馆的朱氏莫干翼龙的化石,令妻子成为被告。

  1

  为何捐赠也判刑?

  “我是帮渤海大学和锦州博物馆收集化石,谁知道收来三年大狱。”被告人刘存武说,他出示了渤海大学古生物中心给他的聘书,公安却说是假的;开庭时渤海大学古生物中心来人,向法院递交了证明材料,法院也根本不理。

刘存余夫妇对捐赠的化石被法院强行认定为买卖交易,感到哭笑不得。

  2010年、2011年,夫妻俩以刘妻朱海芬的名义向河南省地质博物馆捐赠了刘存余发现、以朱海芬姓氏命名的朱氏莫干翼龙等三件新种翼龙化石,捐赠后,河南省财政厅支付给朱海芬39万元奖励款。尽管从捐赠协议到财政入账单、税务发票等一应俱全,但法院坚持认定这是交易,且为非法交易。

朱氏莫干翼龙化石。正是这项捐赠,让朱海芬成为被告人。

  朱氏莫干翼龙化石。正是这项捐赠,让朱海芬成为被告人。

2017年3月27日,河南省地质博物馆出具证明,证实朱海芬的化石确系捐赠
2017年3月27日,河南省地质博物馆出具证明,证实朱海芬的化石确系捐赠

  “捐献也定罪,这叫什么事?”刘存余苦笑着告诉红星新闻,办案部门还想从河南省地质博物馆收走这三件化石,但被博物馆拒绝了。

  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法院分别判罚他们夫妻俩罚金140万元和100万元,共240万元,没收了一台尼桑轿车。他在2014年1月缴纳了450万元,并被扣了两台车,“多缴纳的210万元和一台车,到现在没有退还。法院说没钱,让等着。”

  2

  为何没抓“介绍人”?

  在两审的裁判文书中,多次提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小汤山工作站和徐某。多件化石存放在此处,多宗“交易”由徐某介绍完成。

  第一被告人李海山的女儿李丽、第二被告人孙国清的儿媳郭永玲等告诉红星新闻,这个徐某,就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徐某。“我们是农民,并不懂化石。挖出来之后都是运走,给徐老师他们研究,捐赠给各地博物馆也是徐老师介绍的,因为我们并不认识这些博物馆的人。”

  法院按“交易”给买卖方定罪,但是本溪办案机关并没有把“介绍人”徐某抓起来治罪。这也让刘存余等人感到不解。

  3

  为何没资质的机构司法鉴定?

  受到质疑的还有对400余件化石的司法鉴定。

  农民高立伟说,他被缴获的是两个用不同品种零碎化石拼凑起来的龟化石,竟然被鉴定为有保护级别的化石,他因此而获罪,“我要求重新鉴定,法院不给鉴定,却不说理由。”农民井玉军说,她顶账给井昆的2块用骨粉做的假的鸟化石,也被鉴定为真品。两人双双因此获刑。

本溪警方委托的鉴定机构,鉴定涉案化石为古生物化石
本溪警方委托的鉴定机构,鉴定涉案化石为古生物化石

  徐磊等被告人指出:警方委托的鉴定机构辽宁省古生物鉴定委员会没有《司法鉴定许可证》,也不是国家文物局根据两高司法解释指定的有权对案涉文物鉴定出具报告的13家机构之一,不具备资质,鉴定人员亦没有《司法鉴定人执业证》。虽然他们并没有把化石鉴定成文物(只鉴定为某级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法院也不可作为证据使用。

  2016年11月1日,本溪中院对徐磊、刘存余、刘存武、朱海芬、陈羽的申诉予以驳回。

  目前,他们正在准备向辽宁高院申诉。

  “我根本就没有犯罪。判决一下来,我就被局里‘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了,成了无业人员。”曾经的警察徐磊说,作为辽宁大学法律系的毕业生,他要申诉到底。

  红星新闻特约记者丨姬九谷 文/图


更多精彩:
网贷 http://www.hujinxun.com

界首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界首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