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陈雨生婷姐小说阅读

2020-10-04 12:18:10 来源:景景网

陈雨生婷姐为主角的小说叫《》,为您提供陈雨生婷姐小说阅读,活人殡葬讲的是这叫声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像是有人做噩梦了之后醒来,给我一种惨绝人寰的凄厉,像是把喉咙扯破一般的沙哑,经历无尽折磨。

内容精选:

这时,我和黄琦都没有在意这些异常,以为今天的可怕事情都落幕了,把那东西解决,无比的放松。

“你小子,怎么这几天又不上厕所了?”李栋英走后,黄琦忽然问我,古怪的笑道:“不和英哥一样‘夜尿频多’了吗?”

“最近不上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前几天被沈芸拉着去夜探殡仪馆,的确吓得够呛,不过这几天,就改成牵着小手,白天请假去逛街了,去带她看看电影,游乐园。

她都新奇得很,似乎第一次玩,活泼得像个精灵。

只是我心里还是清楚得很,她还是不喜欢我,只是在戏弄我。我爱她,她却不爱我,所以才能没有触碰第一条不允许相恋的规矩。

这天十点,英哥没有回来。

这时的我还没有察觉到什么,让我之后后悔万分,我想如果我再聪明、警觉一些,早应该从字里行间中,所有人的行为里察觉到真相的,我应该能猜到要出大事。

我当时,完全可以阻止一切。

可现在我和黄琦习以为常,两人直接下班往宿舍走去,白天的确累了,我认真的洗了一个澡就睡觉。

.......

啊!!!!

第二天清晨,一声凄厉的短促尖声把所有人惊醒。

这叫声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像是有人做噩梦了之后醒来,给我一种惨绝人寰的凄厉,像是把喉咙扯破一般的沙哑,经历无尽折磨。

砰砰砰!

整栋宿舍楼像是地震一般,猛然动了起来,急促的脚步声咚咚响起。

我连忙走出房门,发现所有员工都出来了,黄琦和李栋英两人也早已经从一楼走上二楼,面色凝重,带着一股淡淡的冷漠麻木。

“这一次不是你在的201里,那么人,就是在203了。”黄琦冷冷的说,“这一次又轮到谁了,我本以为是你才对。”

什么叫,本以为是我?

我心里一凉,从他的淡漠口吻中听到了深深的死亡寒意。

那股摄人的寒冷,是我从嬉皮笑脸的黄琦脸上从未见到过的,他双眼的冷静让人看不透,根本不像是一个殡仪馆的普通工作人员。

“有人冒犯了规矩。”他忽然说。

规、规矩??

“这怎么会!!”我整个人手脚一哆嗦,吓得脊梁骨瞬间冒汗,沉默的与面色沉重的两人来到203宿舍。

咚咚咚!

黄琦认真的敲了三下门。

“进来吧。”一声苍老疲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们对视一眼,默默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邓姐。”我看向正在默不作声的颓废邓姐。又扭头,看向跌坐在地,正望着地面出神、吓得魂飞魄散的婷姐。

她崩溃了。

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

婷姐竟然面如死灰,眼珠满是血丝,黑眼圈浓厚凹陷,凸起得要从眼眶里瞪出来,整个人是被榨干了一样,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瘫了,汗水把地面打湿大片,像是经历了极为惨痛的折磨。

“怎么会冒犯规矩的居然是...婷姐!?”

我冒着冷汗,看着这样崩溃的婷姐,心里闪过不可思议,整个人心里拔凉拔凉的,全身软了下来。

“哎,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啊....我还有几个月....就逃掉了,对的,什么都不关我事了。”

邓姐呢喃,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我早就和小婷说要小心要小心.....可是她还是不听.....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了.....所有人就只有我.....能挺过三年。”

我侧过身,让邓姐如同行尸般木然的走出门。

“你昨晚也看到了,也记起来了?”

黄琦忽然嚅嗫嘴唇,颤抖着声线问婷姐,大声咆哮:“你们晚上到底看到了什么!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可怕的经历?”

婷姐眼神直勾勾的泛白,瘫软在地。

“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我只感觉...火焰冲天,满地恶鬼,就像是在无间炼狱,可怕得不敢回忆。”

她像是什么也听不到了,卷成一团抱着脑袋哆嗦,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她现在还忍不住浑身发抖,这让周围越发沉默。

“让她静一静吧。”

李栋英颤抖着声,长大嘴巴似乎要说些什么,他面露一丝痛苦猛然扭头,迅速走了出去。

婷姐忽然抬头看了看李栋英,闪过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绝望,却没有去阻止,我似乎感觉到这两人有什么事情。

“是该让她静一静。”

黄琦平静的说,用眼神示意我们离开,临走前,他忽然看向婷姐说,“你有什么遗言吗。”

这句话,让婷姐闪过一丝光彩。

她颤抖着,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和以前其他的员工一样吧,你们送我离开,我想早点离开,我也终于知道我们为什么工资这么高了,白天为什么还这么闲,因为不仅仅白天上班....我们晚上也在上班!”

晚上也在上班?

这句话落下,让我猛然冷汗直冒。

我忽然想起了那天夜晚我和婷姐发现的共同秘密,凌晨两点后,所有人都要入睡,记不起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凌晨六点才能醒来,难道那个时间段的我们在.....

上班?

有些事情,真的是不想还行,想了之后真的是越想越可怕,越渗人,我的头皮都彻底发麻,手掌有些止不住的抖。

刚刚婷姐尖叫的瞬间,我本能的看了看时间,正是凌晨六点,这么恰巧的时间应该不是意外。

婷姐手不自觉哆嗦了一下,又说:“让邓姐给我化妆吧,她知道我喜欢怎样的妆容,你们焚化间也记得手脚轻一点,不要像平常那么粗暴,我想去得体面一点。”

“我知道了,如果你也是这样的话,我们一定会认真对待,死亡证明,我们会尽早联系医院里的关系,给你快点办下,你先休息一下,冷静一下。”黄琦深呼吸一口气,拉着我把门给关上了。

我和黄琦沉默的走在外面。

我头皮是发麻了,又冰又凉,满脑子都是刚刚婷姐的崩溃样子,和黄琦古怪的话。

这怎么回事!??

怎么一转眼,就要交代遗嘱,甚至还要开死亡证明,他们说的都尽是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我越想心里就越古怪,这太荒唐了!一大早醒来,仿佛变天了一样,整个殡仪馆都伴随着婷姐那一声尖叫,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气氛。

“是昨晚的那个黄小倩,没有把那恶鬼给去除干净,现在婷姐才被那东西缠上.....”我忽然低语。

“没有,你别自欺欺人,不关那件事。”

黄琦冷冷的说。

他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已经并不陌生了,甚至连整个殡仪馆工作人员的眼里,都充斥着惊恐,只怕都不是第一次了。

“那是婷姐她冒犯了....”我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猛然问。

“对。”

黄琦这句话落下,得到了肯定后,我整个人心里瞬间发冷!!

我清楚的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露出了淡漠的神色,因为这样的事情远不是第一次了,无数次发生在殡仪馆内。

有人触犯了五条规矩!

但我清楚的知道,婷姐是多么忌讳那五条规矩,吓得不敢违反一丝,可是她怎么会去违反.....

难道和我之前类似,因为被化妆的红绳事情被吓得魂不守舍,才一不留神就忘记了规矩,可是我转念一想又感觉不对,以婷姐的谨慎,不像我这个人大大咧咧,是最不可能冒犯那些规矩的人才对。

今早没有活干。

李栋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看得出他也失魂落魄,整个焚化间就剩下我和黄琦两人,空荡荡的。

我也沉默得没有打牌的心思。

鼻子酸酸的,有些想哭。说实话,婷姐和我关系真的不错,对我很好,很照顾,像一个关怀备至的大姐姐,特别还有那天晚上的小暧昧。

现在忽然看着这么活生生的一个美女在你眼前交代遗嘱,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心里就感觉很难受。

我沉默良久,嚅嗫嘴唇:“婷姐为什么会冒犯规矩,冒犯了规矩后,婷姐她没救了吗。”

“想不到你没来多久,就看到了这种事情。”

黄琦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但你很快就会看到的,不是没救了,而是活着还不如去死,他们都承受着比死亡更加恐怖一万倍的痛苦,对他们而言,死反而是一种解脱,也会要求我们帮她解脱。”

一万倍!

我不知道这个倍数是如何定义的,但是从婷姐狰狞扭曲的恐惧面孔看出,或许是真的,我不知道她们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或许是堪比满清十大酷刑,腰斩、剥皮、之类更加恐怖的折磨......

这是冒犯殡仪馆规矩的代价。

我忽然问婷姐到底冒犯了哪条规矩,以婷姐的谨慎小心,不可能会出现像我一样忘记敲门的低级失误。

可黄琦说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也沉默了数秒,想想也对,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已经冒犯了规矩,是那条规矩还重要吗。

我忽然提着胆子,焦急的问,“凌晨两点的殡仪馆,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这件事?”

黄琦忽然撇了我一眼,抽着烟说,“你小子胆子还挺肥,才来没几天就敢打插边球,在凌晨两点睡觉?”

我没有解释和婷姐那天晚上的意外。

但是我听黄琦的口吻,似乎他是知道这件事的,或许本来就是大家都知道,却闭口不言的秘密,只有我这个新人才不知道。

黄琦慢慢的按了按烟灰,撇了我一眼,平静的说:“早上六点,忽然冒出的尖叫意味着什么,我们所有人都明白。是有人冒犯了规矩,又有人要离开了,离职了。”

“你们这些新人,我们本来是不打算说的,会吓坏你们,并且一旦害怕反而更容易出事,忘记遵守那五条禁令。”

黄琦忽然把焚化间的门掩上,确定了外面没有人偷听后,平淡的坐下,压低声音说:“你小子信得过的,我就问你,你也经历过了那种感觉吧?”

我点头说知道。

对晚上的那段奇怪记忆深有感触,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像是既视感,恍恍惚惚的错觉,感觉晚上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可是六点醒来,却全部都不记得了,难道是婷姐她......想起了?

“婷姐说我们晚上在上班,是什么意思?”我忽然问。

黄琦冷冷的对我说,“你不笨,应该猜到了,正是你所想的那样。”

我尽管心里早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当黄琦亲口说出来的那一瞬间,冲天的凉意仍旧从我的脊梁骨上升起。

黄琦咽了口唾沫,身体不自觉打了个寒噤,像是回忆某种可怕的记忆。

“就像是你猜测的,每一天晚上凌晨两点后,我们都做着同样的事,只是不同的是,我们醒来就不记得了,可是冒犯规矩的人却开始记得”

“他们触发了规矩,会像是打开了某个封印记忆的枷锁,开始渐渐记得每天晚上自己那一段丢失的记忆,所以他们会被那段自己晚上的可怕经历,吓得惊恐颤抖。”

黄琦冷冷的撇了我一眼,说,“我们记不得,但是他们开始渐渐记得,根据他们像是被吓傻、癫狂的模样,如果我没有猜错.....”

“我们每天晚上忘记的经历,比死亡本身更加可怕!”


理疗师证怎么考 http://51sole1540821.51sole.com
景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