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一念情起(温语裴少北)阅读

2020-10-04 11:38:47 来源:景景网

《》小说主角是温语裴少北,这里提供一念情起温语裴少北小说,一念情起主要说的是。同时,温语有些惊心地在他看似平静无波的眸子里读到了一丝分明隐忍着的不满意。“我准你走了吗?

《一念情起》精选:

天哪,这个人也太霸道了吧?!

半个小时后,裴少北提着两个大袋子进门,伞上在滴水,袋子里慢慢的,采购了很多东西。

温语走出来,看到他身上淋湿了一部分,额头还在滴水,外面的雨似乎很大,她立刻进到洗手间,拿了一块白色的毛巾。“擦擦吧!”

他低头看了眼毛巾,没接。“这不是擦脸的!”

温语一愣。“那这是?”

“擦脚的!”

“呃!”

“蓝色的是擦脸的!”他又道。

温语只好回到洗手间换了另外一块,再出来,递给他。“是这块吗?”

“对!”他没接毛巾,而是把脸凑过去,示意她给他擦雨水。

温语一呆,脸腾地通红,这样亲昵的举动,会让人误会的。

面对他凑近的俊脸,温语内心挣扎着要不要帮他,身体向后缩了缩,极想晕过去装作自己不存在。正在晕与不晕之间艰难地抉择着,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发什么呆,快点啊!”

温语一怔,立刻伸手拿着毛巾帮他擦雨珠,他很高,她有一米六二,一般个子,而且裴少北即使微微躬身,还是比她高半个头,他应该有一米八以上吧,很高,关键是浑身上下不自觉带着一股压迫感让人无法忽视。

她想这人一定是当领导当习惯了,习惯指使人,八成他是把自己当成他下属,随便指使她了,她也没在意,犹豫了一下,拿着毛巾帮他擦水珠,她表情很认真,像是对待一份工作一样,完全的公式化。

但这人的皮肤还真的好,一个大男人,有三十岁左右了吧,皮肤小麦色,很健康,关键是看上去滑滑的,比有些女人的皮肤还好,还细腻,这人他怎么保养得?不过她也只是替有些男人羡慕他,她自己的皮肤也很好,因为她从来不用化妆品,所以一直保护的很好。

“可以了!”她擦干净后,对他笑了笑。

哪想到这一笑,他看着她,眼里闪过了一丝错愕,然后很快的,一闪而逝,温语不知道那双眸子里到底蕴含了什么,“我去放毛巾!”

“要洗干净晾起来!”他在她身后沉声说道:“使用过得毛巾不洗,会有螨虫的!”

“哦!”这人真的事好多,温语心里嘀咕着,然后洗了毛巾再出来时,裴少北已经换了衣服,着一件休闲白色T恤,很居家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手里一份报纸,裴少北正皱着眉头看报纸。

见到温语走出洗手间,凉凉的开口:“快点去煮饭,我很饿!”

他说完这话就低头又看报纸,薄薄的嘴唇唇线紧紧绷起,这个让人一眼看去就显得十分冷酷霸道的男人还真是把他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可是她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那位大领导买了两袋子食材,东西就放在门口,她只好提了袋子去厨房。

他买了芹菜,买了牛肉,买了五花肉,猪肝,青椒,黄瓜,金针菇,鸡蛋,小袋面粉,葱,油酱油醋,食盐等等........很全面的食材,看样子他是想吃家常菜了。

他买猪肝做什么?温语皱皱眉,温霜住院的时候周启航每天送猪肝汤来,她对猪肝汤有点怕了都。没有多想,也许裴少北喜欢猪肝吧?!她开始一一收拾,

“裴主任,你想吃什么?”温语整理了一下食材,走到厨房门口问客厅里得裴少北。

她真的觉得很奇怪,明明他们不熟悉,尽管裸裎相见又没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可是她出现在这里,真是很奇怪。

“不是买了吗?随便炒炒!”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随便炒炒?

“那喜欢清淡点还是油腻点?”

他想了下,又道:“随便!只是猪肝做汤就行了!”

“哦!”这还真是好养活,比起那洁癖,他的嘴倒是不挑剔。

温语将挂着的围裙系好,然后取了菜刀刷刷几下就将牛肉切成丝,均匀的肉丝粗细均匀,跟芹菜刚好配,猪肝成漂亮的菱形片状,葱姜切丝,把食材都洗好切好,按开抽油烟机、打开灶台,熟练地将菜下了锅。

大约用了一个小时,温语按照裴少北买的食材,做了四菜一汤,芹菜牛肉丝,辣炒五花肉片,凉拌黄瓜,蒜蓉金针菇,猪肝汤,还有一个葱花油饼,是用电饼铛烙的,菜得颜色也很漂亮,很家常的一桌子菜。

他的厨房很干净,厨具很高档,不过基本没用过,真是可惜了!

温语炒菜的时候就在叹息,这么好的厨房,他居然一直浪费着,真是暴殄天物。

她不知道,她炒菜的时候,外面沙发上的裴少北悄悄转过头去,看她,眸中带着一丝疑惑,一丝探寻,微微的眯了起来,然后有把视线转向了报纸,只是,那报纸,再也没看进去一个字。

“可以了!”温语把菜端上高级餐桌,拿了筷子摆放整齐,不过只拿了他一个人的。“裴主任,厨房我已经打扫好了,剩下的没炒的菜我放在了冰箱里了!你快吃饭吧,我先回去了。”

她解着围裙就要往门口走去,他突然身子一个移动,挡住了她的去路。

温语微微的讶异。“还有事?”

裴少北原本看着一桌菜的眸子转向了温语,那高高挑起的眉毛忽然间垂了下来,额上现出条条黑线,张着嘴,一派愕然地看着她,然后又转为带着一丝怒气,那应该是一种被称为怒气的东西吧?

他那眼神,看的温语的一颗小心脏都颤巍巍的。

同时,温语有些惊心地在他看似平静无波的眸子里读到了一丝分明隐忍着的不满意。“我准你走了吗?”

“那您还有活?”

“坐下吃饭!”他说。

“呃!不用了,我还有事,天也不早了!”她看看天,都黑了,外面在下雨。“您太忙了,我怕耽误您休息,我还是先走吧!不麻烦您了!”

她可不想留下来吃饭,因为跟大人物吃饭,搞不好会影响食欲。


金税财务软件 http://h.chanjet.com/

景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