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霍慎行安初夏小说-傲娇萌宝酷妈咪在线阅读

2020-10-02 11:42:10 来源:景景网
傲娇萌宝酷妈咪第6章任性的小包子

“夏姐,马上打电话给总裁!”听了安初夏在霍氏的遭遇,苏月像只发怒的猫咪,直接挥起了瘦弱的拳头,“姓霍的胆敢袒护那女人,那就让我们初先生出手,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看着刹那间化为正义女神的苏月,安初夏温柔地笑了起来:“看看你,都多大了,还是这么冲动!这次我们是来工作的,难道就因为一个不成体统的女人,连工作都不顾了?”

她就喜欢这小丫头的性子,直来直去,肚子里没那么多沟沟壑壑,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

“难道就这样任人欺负?”苏月恨的咬牙切齿,“夏姐你咽的下这口气,我可咽不下!”

如果此时霍慎行站在面前,这丫头肯定会扑上去恶狠狠咬一口。

安初夏淡淡一笑,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放心吧。这次不让霍氏吐点血,我绝不罢休!对了,今天阿纶在幼儿园还好吗?没惹出什么乱子来吧。”

一听这话,苏月顿时有些慌乱起来。

不待回答,门外传来一个委委屈屈的声音。

“妈咪,我真的好乖的!”小包子推开门,粉嫩的小嘴唇差点撅上了天,一副萌化了的小模样,“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出像我一样乖巧伶俐、人爱人见、花见花开的好宝宝了!”

听了某包子厚颜无耻的话之后,苏月心虚地低下了头,目光有些飘忽不定。

额,是好乖,就是能把老师给气崩溃。

安初夏看了,不禁微微扶额。

她就知道,这臭小子不会那么老实的。

“苏月,你来说!”安初夏冷冷地说。

苏月这二货小脸一白,不知所措地向小包子看去。

“别看我啊,看我干什么!”小包子也急了,一个劲的冲她挤眉弄眼,心里的小人急的差点暴走。

遗憾的是,他的猪队友并没看懂他的暗示,反而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盯着。

安初夏沉着脸,眼底泛起一抹愠意:“苏月,这些年来我之所以一直带着你,是把你当朋友,觉得你正直可靠。如果你有什么事刻意瞒着我,那么我这就向总部提出换个人过来。”

苏月立刻急了,连忙说:“夏姐你别生气!那个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就是……”

在接收到小包子数个眼刀子之后,她一咬牙,硬着头皮从包里抽出一张卷子递了过去。

小包子看了,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果然,女人都是不可靠的。

在饭碗和友情面前,她果然抛弃了自己!

早知如此,就不带她玩游戏刷分了。

安初夏接过卷子,上面不过是五以内的加减法,简单的很。

而自诩聪明绝顶的小包子,竟然交了白卷!

“告诉我原因!”她重重地将卷子放在茶几上,冷眼向那傲娇小坏蛋看去,“别告诉我你不会!”

“妈咪!”小包子梗着脖子,一副蛮不在乎的模样,“难道你真不觉得,上面的题纯属在侮辱我的智商吗?太简单了,我实在懒的动笔。”

安初夏气的眼前一黑,特想对某只无耻包子进行家庭暴力:“全班就你一个零分就不侮辱你智商了?”

“谁说就我一个人是零分了?”小包子一脸傲娇,“那个霍小胖一张卷子写的满满的,不照样也是零分!”

“行,初纶你可真行,有人做伴考零分还真光荣!”安初夏“刷”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直接伸手向小包子抓去,“不听我的话是不?给我马上收拾东西回法国!”

一看事情不妙,小包子转身就跑。

“我才不回去呢!”他一边跑一边严重抗议,“自己生的儿子自己养,凭什么把我推给舅舅!如果我爹地还活着就好了,他在的话,一定不舍得把我扔给别人的!”

一听他提起爹地,安初夏的心仿佛被某种锐物恶狠狠刺了一下,痛的很。

霍慎行在的话,他真不会把小包子扔给别人吗?

他的眼里只有田思思的孩子,又怎么会在乎小包子的死活呢。

五年前,她就明白了。

心,好痛。

眼底,迅速升腾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苏月看了,一脸紧张地将小包子拽住,悄悄指了指安初夏。

一看到她眼睛湿润了,小包子立刻慌了。

他连忙伸着小手扑到安初夏怀里,紧张地说:“妈咪,你别哭,生气就打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调皮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怕,真的好怕妈咪哭。

安初夏揉了揉他那柔软的头发,含泪笑道:“不,是妈咪不好。调皮是小孩子的天性,妈咪不该凶你。对了,第一天去幼儿园,有没有交到什么好朋友?”

小包子偎依在她怀里,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极为乖巧说:“没有。妈咪你不知道,我们班那个姓霍的小胖子,他真的好坏,非得让我做他的小弟。我自然不肯,然后他就命令其他小朋友不许理我。”

一想起那个霍小胖,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明明又笨又丑,还偏偏喜欢当大哥!

“那你没告诉老师?”安初夏心疼地将他抱住,关切地问。

小包子嘴角一撇,一副不屑的模样:“老师?霍小胖一瞪眼,那老师连个屁都不敢放。如果不是我聪明的话,早就被欺负的满地找牙了。”

安初夏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于这种熊孩子,她实在是讨厌的很。

既然老师都怕那小胖子,看来他家里在洛城颇有势力。

姓霍的小胖子?难道是……

不,不可能这么巧的。

“太过分了,我这就去幼儿园投诉!”苏月气的面红耳赤,撸起袖子就往外走,“真以为我们人生地不熟,就可以随便欺负了?”。

“苏月,你冷静一下。”安初夏想了想说,“这事是我疏忽了,我应该亲自去的。这样吧,明天我送阿纶去幼儿园,顺便和老师聊一下。”

小包子听了,不禁咯咯笑了起来:“矮油,妈咪,这事就交给我自己处理吧!你家宝宝可没那么好欺负的!这不过是刚开始,日子久了,有那小胖子哭的时候!”

对这话,安初夏还是深信不疑的。

在她决定带小包子回国时,法国的幼儿园老师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激动地哭了起来,就差鞠躬道谢了。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些同情那个霍小胖了。

未来的日子,小胖子一定会非常非常的不好过。

“别太过分了啊!”她捏了捏那粉嫩的包子脸,叮嘱道。

小包子翻了个白眼:“那得看他的了!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一熊孩子会突然立地成佛吗?

安初夏心里默默地替霍小胖点了一排蜡。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安初夏瞟了一眼,嘴角泛起一抹轻蔑的笑容。

霍慎行,他果然沉不住气了。
研究生论文抄袭英国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7864/

景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