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许你一生诗情画意精彩章节试读(颜诗情楚玺)

2020-09-13 18:17:13 来源:景景网

主人公是颜诗情楚玺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这里提供颜诗情楚玺小说精彩章节试读。颜诗情一听二两银子,略微有些小失望,不过聪明如她,并未表现出来。

内容精选:

颜诗情一听二两银子,略微有些小失望,不过聪明如她,并未表现出来。

“不知道夫人打算给令千金的牙套用什么材质的?就目前的水平来说,只有金属和陶瓷两种。当然,这价钱上,也会有些不同。”

霍依依一直听说牙套,但具体是怎么用,也不太明白。可她是聪明人,既然是给自己女儿用的东西,当然也是要最好的。

“陶瓷的,不知道这价格如何?想来二两银子是不够的,那先付姑娘五两银子。倘若素雅及笄之前能好的话,我另外付姑娘一百两银子如何?”

颜诗情心想素雅比她还小两个月,等到及笄,那怎么都要一年半,便同意了。只是这中间的时间太长,是不是得先付点?

“我有一个建议,夫人看如何?我呢,会尽快做好素雅佩戴的东西。依照我的观察看来,素雅不出一年便会好,回头只要带好牙托就行。不过我的家境想来夫人应该也能从我穿着上看出一二来,不知夫人可愿意过两三个月,也就是在年前,看素雅情况有所好转的情况下,先付我一些银两?”

她还要赶在年前盖座好房子过冬,不然就现在准备盖得茅草屋,冬天她自己还好,只怕奶奶要熬不过去。

霍依依再次上下打量了下眼前这位姑娘的穿着,再看到她脸上的青紫,也没多嘴去问。

“也好,这样你也好过个年。这样吧,小年之前,素雅的情况若是有所好转,那我便先付你二十两。”

颜诗情自然等不到小年那一天,现下还没中秋,到小年还早着呢。

且不说,她现在还等着银子办女户,给家里买些锅碗瓢盆等物。

“不瞒夫人说,诗情想在冬月前拿到银子。诗情家不太好,奶奶身子弱,诗情想赶在天寒之前盖好房子,让奶奶好过冬。”

在一旁照镜子照了许久的江素雅,飞快的跑了过来,挨着霍依依撒娇道:“娘,你看诗情姐姐好可怜的,你就允了她吧。其实这世道若不是都是男子行医,诗情姐完全不会像现在这般可怜。你看她多不容易,家里还有个年迈的奶奶要养。”

霍依依看看自己娇嫩的女儿,又看了一眼,同样年岁,眼底却有不属于这个年龄沉稳眼神的姑娘,难免动了恻隐之心。

“你与我也是有缘的,既然素雅替你说话,我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如若不然,你治一半,我断然没有就给钱的道理。说白了,也不怕你笑话。因你年岁摆在这,资历也摆着,我对你,还没那么信得过。”

颜诗情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如果她有成功的案例在前,现在两人的角色就要反过来。

一样的道理,等她治好江素雅后,以后若是还有人涉及到这块,要请她的话,那就必须拿出十足的诚意来。要怎么治疗,什么时候给钱,给多少钱,都是她说得算。

“诗情明白夫人的顾虑,但也希望夫人明白,诗情是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素雅日后不难看出,和夫人一样,定然是位貌美如花的名门闺秀。”

霍依依听到她说名门闺秀后,心中还隐隐跳了下。不过看眼前女子眼底别无他意后,这才若无其事的端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姑娘可真不像是村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看来她得好好查查才是!

夜里,芍药将白日从娟子那边探听得来的消息,都一一禀明霍依依后,这才退下。

霍依依在感叹颜诗情摊上那么一个爹和后娘的同时,也对她那已故的母亲有所怀疑。

“春玉,你替我打听一下,那颜姑娘的生母是何人,以前是做什么的。那样家庭出来的姑娘,按理来说,应该都是畏畏缩缩的,不应该像她这般。倘若她是离家几年,拜师学艺去了,回来才这般性子,我倒也信,但偏生日日处在那样的家庭中,那便有可疑之处。”

霍嬷嬷一听,也是这个道理,便点头应承了下来。

颜诗情拿到软木后,照着画下来的图纸经过一个晚上的雕刻,这才将模型刻好。紧接着,她又花了两刻钟,画了牙套和牙托的造型,前来找霍依依。

“这个是诗情雕刻好的模具,请夫人过目。另外这牙套是诗情根据素雅妹妹的牙床设计好的牙套和牙托图纸,诗情对技艺师父不甚了解,还请夫人介绍个。如果夫人觉得诗情不便与技工见面,那就需劳烦夫人了。待做好后,诗情会来府上一趟。”

颜诗情知道,古代某些特殊技工都是大户人家养着。为了达到保密性,都不会将技工的身份泄露。

霍依依听到这话,和霍嬷嬷对视一眼后,这才道:“那成,东西给我,回头有什么问题,我直接找人与颜姑娘及时沟通。姑娘这是现在就要走?稍后我让人送姑娘回去!”

娟子低头垂目拘谨地站在颜诗情身边,对于县蔚夫人的话,她连连摇头,也不敢开口拒绝。

颜诗情见她昨天给自己五两银子,今天却没要自己亲自花钱去做这些东西,心底也明白,她猜得是对的。技工,是被大户人家所养,且身份保密。

看来那五两银子,应该算是这的诊费。至于送她们回去的事,就算了,她不想太过招摇。

“诗情多谢夫人的好意,只是此番前去杨家村的路途不甚好走,多数走的田埂,车子多有不便,诗情和婶子走路回去就成。对了素雅,记得我交代你的,切不可大意。若无旁事,诗情和婶子就先告辞了!”

颜诗情说完,拉着娟子推了独木轮走出江府。

再走了一段路后,娟子再次长长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眼眸发亮地笑道:“总算在有生之年,也住过一回朱门府邸。哎哟,这下回去,可有的吹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前方传来一道温和的男声:“婶子,情儿妹妹,真的是你们!昨天在书院里,远远的似乎看到婶子,听说是和县蔚府上的丫头一起来的,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早上特意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

颜诗情抬头一看他是儒生打扮,又听到他这话,顿时便知道,眼前这位正是她的小竹马,常氏的儿子,杨嘉祥。


卡特彼勒挖掘机 http://guangxi1.51sole.com
景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