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独家暖宠小娇妻

2020-09-04 15:38:33 来源:景景网

独家暖宠小娇妻小说林沛儿江慕君免费章节的精彩内容由三三小说为您推荐!她,只是个普通的临床心理学学生! 他,是江氏集团恒信的总裁! 一次意外,他记住了她,并无意间发现了林沛儿不小心丢下的校牌知道了她所在的大学……从此开启宠妻生涯!

推荐指数:10分

金子般闪耀的光,从宽敞的落地窗完美撒入,照亮室内一片旖旎。

“头疼——”林沛儿揉着自己的额头,柔顺的长发服帖的垂于脑后。

宿醉地头痛让林沛儿无法思考,而且,林沛儿感觉身体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下身酸麻,两腿发软。

她先试探地睁开眼睛,眼前是雪白明亮的屋顶。这不是自己的家,这里是哪里呢

难道是酒店?棉被下的身体有奇异的触感传来,冷汗顺着林沛儿的额头缓缓滑下,“天哪——”,林沛儿拉开被子,果然,一丝不挂的胴体在阳光白的发亮,上面的点点痕迹提醒着她昨日的疯狂。

她脑中翁的一声,“完了,完了,一世英名毁于醉酒。”她一时手足无措,做了这么多年乖乖女的她有些无法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况,“天哪天哪,这下完了,完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她看到床上的一抹鲜红时,那种羞耻又奇妙的感觉在脑中喷涌而出,迅速让她想起了昨夜的事情的些许片段——被紧紧抱在怀里那种安定感,缠缠绵绵地深吻的迷醉还有男子有些粗暴的撕咬和温柔的爱抚……

有脚步声传来,要命的羞耻感腾地在脑中炸开,林沛儿不知所措地看向周围。

“你醒了——”林沛儿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的男子低沉沙哑的问候时,整个人立刻原地皱成了一团,做虾米状,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她的神智已经被“酒后乱性”四个字彻底击垮,她委屈的憋憋嘴,自己守身如玉多年的身体,就这样白白的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随着男子的出现,林沛儿也终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自己在一个PARTY上迷迷糊糊醉了,自己又不想扫大家的兴,就强撑着找房间,好像喝醉前,自己几个损友一直嚷嚷着要给她这个当了二十几年“童子军”找什么牛郎,喝醉的林沛儿也借着酒意答应了,难道这男的,其实是牛郎

林沛儿思绪很乱,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是惊声尖叫,还是若无其事地走出去。而且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万一怀孕了怎么办?万一得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呢

林沛儿瞪大眼睛,满是惊恐的看着走来的男子,仅一块浴巾围在腰下,光洁的胸膛上肌肉起伏平缓又不失力量,目光向上,却又让林沛儿羞愧地低下头。

这长相,分明是自己占了便宜!

一双吊睛桃花眼让人不敢和他直视,眼窝深陷,眉骨突出,郁郁葱葱的眉毛和卷翘浓密的睫毛让林沛儿这个女孩子都自愧不如,嘴唇凉薄,不带任何笑意……

男子在看到床单上一抹鲜红的灼灼后,露出惊讶的神色,“哦?是补的还是打算卖个好价钱?”

她半撑着坐起来,随着洁白被角的滑落,露出匀称的肉体,腰肢纤细,两腿修长,林沛儿利索的起身,用胳膊环保胸前,看见远处宽大厚实的沙发上凌乱地扔着几件白色的轻薄的女装,暧昧的情景让林沛儿脸上发热起来,虽然自己醉了,可昨晚的疯狂还是有残存的片段。

林沛儿摇摇头,面对男子的误会和轻视什么都不想说,只凉凉地看他一眼,满上云淡风轻。

“你回避一下。”

男子干干脆脆地进了隔间,林沛儿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暧昧的片段,猫着腰起身,双手环抱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战战兢兢地往前面不过几步路的沙发走去。

穿戴妥当,出门的时候,林沛儿犹豫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自己仅剩的一张粉色毛爷爷,轻轻的放在显眼的地方,又想了想,为了表示诚意,在毛爷爷旁边写了一张便条——

谢谢你的服务。

随着门轻轻地关上,男子重新躺在床上很快又舒服地眯上了眼睛。

自己都有多久没有睡的这么好了?常年的抑郁症让他根本不得安眠,没想到,昨晚上那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子竟然滋味还不错,江慕君又想起了昨晚上那女子柔软的腰肢和雪白的肌肤,还有,江慕君看到了雪白床单上一抹触目惊心的红,笑了笑,他打算,这次不管这个女子是什么目的上了自己的床,自己都要好好考虑她提出的价码。

“恩?“江慕君坐起身,发现那人迟迟没有回来,”难道跑了?“他缓缓走下床,带着些疑惑的走向门口,”这是——“江慕君没有多想,拿起便条,用深沉的男低音念出来,”谢谢你的服务。“随着他的动作,一张粉色大钞也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

江慕君沉默了一会儿,这女人把自己当什么人了?他走回床边,拿起床头电话打给秘书,“Bonnie,帮我调一下昨晚辉希80层套房处的监控。还有,“江慕君顿了顿,发现自己的衣服不在了,”帮我送一套衣服上来,还有今日的议程和咖啡,立刻。“

“好的。”

江慕君交代完后,缓缓走到沙发处,看到地上掉落的一件淡蓝色吊带裙,他清晰地记着,当这个女人带着酒气向自己软绵绵地倒来的时候,自己那种欲火焚身的感觉,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克制欲望的人,所以这件碍事的小裙子,自然被他轻易撕碎了。

蕾丝的富有女人味的面料,似乎带着那女人的香气一般,江慕君摇摇头,心想,自己怎么能想着一个自己甚至没有看清长相,并且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呢

衣服又一次被他随意扔开,一个沉甸甸的徽章掉了下来,江慕君被徽章和瓷砖清脆的碰撞声彻底唤醒了意识,弯腰拾起,上面画着W大学的校徽,背面写着一行小字,”大四应用心理学系四班林沛儿,入拾到归还,不胜感激。“

“看来不仅是个放荡,还是一个迷糊蠢笨的女人,在校徽背后写字,一定丢过很多次吧。“江慕君将校徽放在手心,轻轻用指尖摩擦着。

哒哒——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江慕君只披着一件浴巾,身上肌肉线条流畅,小麦色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彩,”东西拿来了?“

“是的,江先生,这是今日的行程,除了上午的两次会议和下午的一个招标,晚上,会有一个小型的聚会,是很多W大学毕业的校友举办的一场联谊。“

“W大?“江慕君玩味地勾起嘴角。又用指肚摩擦过那枚闪闪发光的校徽。


小微财务软件 http://h.chanjet.com/hkj/login
景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