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安辞芩允泽墨小说

2020-08-02 21:37:41 来源:景景网

安辞芩允泽墨小说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安辞芩允泽墨最新章节里,主要介绍了跪地之人本就生的极美,这么梨花带雨的一哭,更是添了惹人怜惜,看的人像将之狠狠拥入怀里安慰,林辰之原本满腔的怒火瞬间消了,上前拉起安辞芩。

推荐指数:10分

安辞芩允泽墨小说

“我明白了,你先别哭,我定会为你主持公道。”林辰之轻柔的抚了抚安辞芩。

安辞芩不动声色的挪开,心里恶心的要死,可面上不显分毫。

见陈薰儿还没来,林辰之干脆狠狠一拍桌,直面对着春花。

“谁给你的胆子做出这种事!?你莫不是忘了,当初若不是芩儿看你可怜,收留于相府,你和你那母亲早就不知去哪儿了!”林辰之严厉呵斥,春花吓的瑟瑟发抖。

“是……是奴婢不知死活,全都是陈姨娘唆使,奴婢才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还请相爷和夫人原谅我。”春花全身趴伏在地,哭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林辰之没有表态,只是那森森的目光让春花明白,在劫难逃。

不一会儿,一白衣女子缓步走来,莲步轻移,纤细的身姿似一阵风便能将之折断飘走。

待走进了,望见屋内的情形,陈薰儿脚步顿住,眼神闪烁的厉害。

“夫君,这是怎么了?”陈薰儿装作不知,暗暗瞧了春花那么一眼,其中警告的意味十足,春花慌忙垂下眸子不敢望她。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给我跪下!”林辰之厉声呵斥,吓的陈薰儿心里一颤,立刻跪下。

‘咚’的一声,听着都疼。

她抬眸,正好对上安辞芩,女人半掩着面,露出的嘴角弧度诡异。

陈薰儿一瞬便明了事情暴露。

“夫君,你听妾身解释,其实一切都是萱巧擅自做主,她不忍我受姐姐的欺负,所以便……”

陈薰儿不由分说将责任推给萱巧,自己绝对不能坏了在林辰之心里的形象。

“真的?”林辰之一皱眉,看那神情居有些动摇。

一旁的安辞芩心里一凉,不曾想陈薰儿在林辰之心里的地位如此之高,三言两语便能改变他的想法。

不行!

不能任由事态这样发展下去了,安辞芩起身快步上前。

“萱巧胆敢做这些?若没有你这个主人的允许,她一个贱婢如何生的出此等阴毒想法?况且,什么叫我欺负你?你倒是说说,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我为何欺辱了你?”安辞芩高声,打断陈薰儿的话。

“我怎知她敢不敢,姐姐谋害我,让我关了紧闭,这不算是欺负吗!”

听此,安辞芩一皱眉,事态发展有些超出她的预料。

“我何时谋害你进了佛堂?”

“半月前,乾趋大师给我和小公子算了命数,说是我冲撞了公子,可妾身不信!于是便让萱巧请清廉庙的大师再次算命,这才发现了不对....”

此话一出,安辞芩面色微变,那日,她所给的并不是正确生辰。

上一世,也有此事,陈薰儿怀孕时忽然‘晕倒’,请来大师观望过后,居然说安辞芩的命格与陈薰儿相冲,影响了肚里的孩子。

最后,安辞芩被赶到了佛堂整整礼佛了三月有余,直到之后的一次意外,被她撞见了陈薰儿与那僧人见面,这才明白了一切。

原来一切都是陈薰儿的阴谋,那日,她的生辰八字被调换了。

而如今,她便用同类的方法回报给陈薰儿,确不曾想这么快就暴露了。

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滴,安辞芩掩在绣帕的手紧捏,以保持镇静。

“姐姐为何要篡改小公子的生辰?这不是故意陷害,是什么?”

按着陈薰儿这一番话,那萱巧护主心切也说的通。

陈薰儿笑看着安辞芩,敏锐捕捉了她的惊慌,不由笑的更欢了,说到底还是斗不过她,终究不过一个蠢女人而已,还不得任她圆搓扁捏

“妹妹莫说胡话,我并未改洺儿的生辰八字。”安辞芩咬了咬口中的软肉,刺痛感让她冷静不少。

抬眸,不动声色的捏了捏孙妈妈的手臂。

孙妈妈瞬间明了,悄然退下,无人发觉。

“可是我问过接生婆子了,你给的八字确实与实际不符,姐姐就不要狡辩了,快快认罪才是!”陈薰儿也是生怕夜长梦多,急急控诉。

“接生婆子全是你的人,她们说了什么,当然是妹妹定了……”安辞芩厉声,泪眼婆娑的望着林辰之。

“夫君,你要信我呐!我总不可能拿洺儿的命来害妹妹吧?妹妹与我无仇无怨,妾身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对付她。”

景景网